当前位置:首页 >> 莆田司法局 >> 司法业务 >> 律师管理 >> 工作动态 >> 正文
张军:深化司法行政改革 加强律师维权和惩戒
【发布日期:2017-12-01】  【来源: 】【字体显示: 】 【阅读: 次】 【关闭

 640.webp.jpg

11月30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司法部部长、全国普法办主任张军介绍12月4日第四个国家宪法日活动安排及全民普法工作情况。

张军在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提到,司法行政工作点多、线长、面广、事杂,但又是整个司法改革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其中,律师的维权和惩戒是一个时期以来社会都很关注的问题。这两方面的不足通过建立公检法司联席会议制度和按律协章程惩戒处理等手段得以解决。

建立公检法司联席会议制度 完善律师维权与惩戒

张军表示,深化司法行政改革,加大了在律师执业中维护合法权益的工作力度。在有些情况下诉讼活动中律师的合法权益没有被特别尊重,涉及到具体基层的司法机关,引起了中央公检法机关的高度重视。

为此,司法部门和公安、检察、法院建立起了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解决了许多这样的具体问题。

除了维权,司法部还加强了对律师违规违纪的惩戒。张军表示,律师有涉及到收费、取证不规范等违规违纪办案的问题。

张军强调充分发挥全国律协的作用,极少数律师违纪违规违法,均按律协章程受到了处理,还有极个别受到了司法部的行政处罚。

在处罚之外,张军表示,司法部门在网上公开这些信息,让老百姓了解到律师这样的违规行为要付出的代价。广大律师对这样两项措施给以点赞支持。

律师参与调解和刑事辩护试点正在推进

司法部高度重视律师作用的发挥,最高人民法院就律师参与调解活动和刑事辩护律师全覆盖工作,在部分省市开展试点。

张军表示,目前30%的案件有辩护人,剩下的70%通过这样的试点来解决,今后要总结经验,加以推开。律师参与民商事和财产性案件的调解,不仅方便了老百姓,减少了讼累,还直接减少了诉至法院的案件,案多人少的问题就会得到缓解。

“老娘舅式”等传统调解方式要升级规范

张军介绍,今年8月份,司法部推出一项行政体制的公证机构改制为事业单位的措施,原本预计年底完成,结果889家行政体制的公证机构改制在11月中旬提前完成。这一项改制的目的就是让公证机构、公证人员不要躺在公务员的铁交椅上、铁饭碗上,踏下心来为老百姓更好地服务,让更多的人提出公证事项,满足公证要求,也直接促进了法律制度的建设和公民有秩序地参与经济并开展生活。

张军表示,司法鉴定工作严格准入、严格管理的文件刚刚下发,基础就是中央关于司法鉴定统一管理的深改意见出台。张军表示,四川天价鉴定费这个热点问题出来后,全国所有省市的司法鉴定收费在6月底完全得到规范。目前正在检查落实情况,现在来看效果非常不错。

张军强调,要进一步规范人民调解。强化专业调解和行业调解,解决医院、交通肇事、食品卫生以及教育领域发生的纠纷案件,强化律师参与。在前面三十几年普法的基础上,普通居民的法律意识也有所提高,传统的人民调解、“老娘舅式”的调解也要升级,要更加规范。

在监狱体制改革方面,张军表示,现有的底线安全观要提升为把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的治本安全观。这是下一步改革要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目前准备在17个省用20个示范监狱总结经验,并在全国推开。

建立司法案例库  让老百姓有案例可寻

对于司法部目前正在推进案例库建设的问题。张军回应,司法部决定,将监狱内犯罪侦查处理的案例、社区矫正中不服从矫正纪律被撤销缓刑,撤销假释送回监狱的案例、律师辩护出庭代理的案例、非诉案件的案例、公证的案例、人民调解的案例,以及司法考试、司法鉴定工作案例、大量的涉及到当事人权益的处分、处罚的案例进行总结、归纳、分类,运用互联网向社会推出。

这样一来,老百姓在遇到类似情况时可以通过网络搜索参照案例,解决自己遇到的相关问题;司法行政工作的信任,也可以从中获取比较规范的参考性的做法指引。此项工作即将显露成效,并将一直持续下去。

“红黄蓝案件”应把坏事变成普法的“好”事

今年是“七五”普法的第二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关于实行国家机关“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目前已有18个省(区、市)和 8个中央国家机关分别出台了实施办法,推动把普法融入到执法过程。这与过去的“六五”普法、过去30年普法的特点完全不同。

张军提到,《意见》的特点较之前有三个“变”。

一是变执法、普法两张皮为普法与执法相融合。过去的全民普法主要是学宪法,学老百姓遇到的相关法律,相关执法部门会碰到的法律问题。这些做法有一定的作用,但以案释法很难真正落实,导致上诉的案件多,改判的案件少,无谓的上诉多;行政处罚申请复议的多,真正发回、纠正、变更的少,无谓的复议多,既影响当事人权益的切实维护,也浪费了大量的司法和行政资源。

如今为了进一步深化中央决定,采取“谁执法、谁普法”制度,责任落到具体执法单位,谁做出裁判、做出决定,谁就有普法的责任。类似一些会在全社会引起关注的热点案件,如“红黄蓝案件”,就应把坏事变成普法的“好”事,借助典型事件、典型案例达到普法的效果。

二是变普法部门的“独唱”为各职能机关、部门、单位的“合唱”。原来的普法往往很被动,甚至晋级提拔之前要考试,突击背几条平常背不到的宪法知识,这样的普法效果并不理想。

如今改为由普法部门负责协调组织,各执法单位参考样本,在立法、司法、执法环节,把普法工作落实到位,变成了自己的责任。在制定法规、部门规章的时候征求老百姓的意见,并在执法的时候就重点诠释。

三是变普法软任务为硬指标。加强各执法单位对内部执法人员、司法人员的普法。通过各项具体的考虑安排,从把“谁执法、谁普法”的总体要求落到实处。

借鉴其他国家普法经验

张军介绍,全国普法办在城市、农村设立法治文化广场等法治教育基地。如浙江杭州的“五四宪法”教育基地。还有一些文化遗产等,要经过评定、命名,确定成为法治文化教育基地。

普法宣传的活动还有很多的,司法部最近组织了微视频中华法文化主题宣讲、介绍活动,请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制史老专家张晋藩主讲,每一集3-5分钟,连续播出,350多万人线上观看。老百姓在日常生活当中随时拿起手机,好奇的点一下,那些法治小故事就深入人心了。

中国古典法文化早就有“法疑则不予定罪”的规范,早于西方法学家的思想。张军介绍,中华法文化绝不是没有自己的根基,连绵不断五千年的中华文化里,法文化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张军表示,美国法学家总结说,东方有一种迷人的文化,就是诉讼调解。这种调解现在反过来西方做的也很不错,叫做ADR(非诉替代解决机制),替代诉讼,根源来自于东方中国。

张军表示,我们现在要向加拿大、英国、美国这些做的很不错的国家借鉴普法经验,加大规范的力度。


【责任编辑 刘耀堂】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站点地图 |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